刑事辩护logo

诚邀一位律师入驻本站

多人对同一人的故意伤害 并不一定是共同犯罪

时间:2018-12-29 13:53:00

  王佳

  两人以上针对一人的故意伤害行为,如果加害人有明确的犯意联络,成立共犯,对此没有太大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没有明确的犯意联络,各行为人均实施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行为,造成了轻伤以上甚至死亡的后果。如何评价各行为人的行为?此时,应严格依据共犯理论,把缺乏犯意联络的多个加害行为与共同犯罪行为严格区分开来。

  案情

  被告人张某、刘某及被害人许某在某市建筑工地务工,住该工地宿舍。某日21时30分许,许某酒后回宿舍同张某、刘某打牌,与刘某发生争执,刘某击打许某面部一拳,致许某头部磕门倒地。之后,许某多次声称头疼,吵闹要去医院,并影响到他人休息。张某因此与许某发生争吵,并拳打脚踢许某头面部和腰背部,后又将许某带至工地大门外继续殴打。次日6时许,张某、刘某将许某送医院救治,许某因颅脑损伤抢救无效死亡。

  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证人证言证实张某、刘某均实施了击打被害人头面部的行为,尸体鉴定意见书证实被害人系因头面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二被告人的伤害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张某、刘某均应承担伤害致死被害人的罪责。虽然张某、刘某先后实施了伤害被害人的行为,但从案发过程看,二人的伤害行为具有连续性以及明知对方进行伤害而予认可的整体性,张某、刘某具有建立在同乡基础上针对被害人进行伤害的共同故意,属于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各被告人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张某、刘某对刑事部分判决不服,提起上诉。

  检察院认为一审判决定性准确,量刑并无明显不当,建议二审法院维持原判定性和量刑,但一审判决认定二人构成共同犯罪属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

  二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与刘某不属于共同犯罪,应对被告人刘某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层报最高人民法院,予以核准。

  评析

  我国刑法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两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构成共同犯罪要求既要在主观上有共同犯罪的故意,又要在客观上有共同犯罪的行为。

  本案从主观方面分析,案发具有偶发性,二被告人之间不存在事前的犯意联络,是在独立的犯意下实施的,相互之间也没有配合;从客观行为来看,被告人张某某是在被告人刘某行为终了之后,在新的犯意支配下单独实施殴打行为,且被告人张某在工地门外对被害人拳打脚踢时,被告人刘某并未在场,因此不产生因前行为而引发的制止被告人张某殴打行为的义务,二被告人的行为不具有连续性和相互认可的整体性,没有实施共同行为。故二被告人不是共同犯罪。

  本案尸检鉴定不能证实被害人的死亡系哪个被告人殴打所致。但是刘某击打被害人一拳后,被害人虽声称头疼,但还有用脚踢打刘某、拿锯要打刘某以及接打电话等情节,推测头部伤害也不是十分严重。不过被害人持续长时间地声称头疼,并多次从床上滚落到地,说明刘某的打击力度还是比较大的,虽不能准确确定伤害到何种程度,但能证明被告人有伤害故意。至于张某,在案证据能证实其对被害人头面部等身体要害部位拳打脚踢。且从其踢打的部位和力度看,张某的伤害故意明显,且是被害人的直接致死原因,故罪责明显大于刘某。

  本案二被告人行为均系钝性外力作用于被害人头面部,被害人的死亡是二人分别作用的结果,属于多因一果。刘某之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应对被害人死亡结果承担责任。刘某故意伤害被害人身体,导致被害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在有期徒刑十年以上判处刑罚。但鉴于被害人死亡系因被刘某打击面部一拳后,又被他人多次殴打造成,且刘某有劝阻他人殴打被害人、事后救治被害人、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等情节,故对刘某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